• 中宣部授予张黎明“时代楷模”称号 2019-08-14
  • 眼睛-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8-14
  • An advance booking of two hours can be made for Yangtze River Cableway tickets - Chongqing News - CQNEWS 2019-08-09
  • 广安市委书记侯晓春主持召开加快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专题会 2019-08-01
  • 市委宣传部纪检组为扶贫提供坚强纪律保障 2019-08-01
  • 新时代 新篇章 聚焦2018湖北两会 2019-07-27
  • 《侏罗纪世界2》今日上映 获斯皮尔伯格亲赞 2019-07-20
  • “煤老大”渐行渐远 新动能清风徐来 山西抓紧资源型经济转型 2019-07-20
  • 现代交通越来越发达,但现代闲人也越来越是龟缩在了大城市,而且一出洞往往散发大量颓废[YY] 2019-07-19
  • (Dos sesiones) Enfoque de China Dos sesiones históricas fijan el rumbo para nueva época Spanish.xinhuanet.com 2019-07-19
  • 审计署审计长:以审计全覆盖助力打好三大攻坚战 2019-07-16
  • A股沪指连续四周下跌 再创年内新低 2019-07-16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7-11
  • 【周展安】重新认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现实意义 2019-07-01
  • 南沙加快构筑与湾区主要城市“半小时交通圈” 2019-07-01
  • 《疯狂欲望》记144绝笔&重生完结章及《疯狂欲望》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dnf名字
    dnf名字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dnf名字 > 都市小说 > 疯狂欲望  作者:戈薇 书号:48639  时间:2019/7/10  字数:14017 
    上一章   记144 绝笔&重生(完结章)    下一章 ( 没有了 )
     ?。ㄎ闹猩厶档挠煤诳蛉ζ鹄吹幕?,不用细看)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漆黑不见任何事物的黑暗中,渐渐飘出这样童稚却引人哀伤的哼调。薛染离混沌的意识,渐渐有了焦点。

      她从沉睡中苏醒,却又觉得自己还没睡醒,因为她发现自己飘在空中,懵懂的视野中,只能看到一点渺小遥远的光。她便朝那光飘去,因为她潜意识中觉得只有到了那里,自己才能从这漆黑的梦中苏醒。

      可当她真正来到时,却更感到惘与困解了。

      那是块散发着莹莹绿光的草地,就像漂浮在黑暗中。地上,扎着一棵巨大而苍老的桃树,一汪清澈的池水倒映出根本不存在的蓝天,就像古谈中,缥缈幻绝的桃花岛。

      我是不是,来过这里?

      这样琢磨着,那悠扬的哼调是越来越近了,于是她回头困解的看着那扎着两只丸子发髻的小女孩:“你小姑娘…你是谁???”

      小女孩依旧讨人喜欢的嬉笑着,她绕着薛染蹦蹦跳跳,最后跳到她的肩头,摇头晃脑:“你是不知道我是谁,还是忘记了你是谁?”

      我是谁…

      对啊,我是谁,又为什么会在这儿?

      她的思维陷入混乱,没看到小女孩收敛了嬉笑,眼神出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复杂与难为。小女孩抬头望向天,那里什么也没有,仅是黑暗,她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却倒映出一副宏伟庞大,包裹在黑雾闪电中的黑色大门。

      还有站在门口,浑身铁链,低头面无表情的“他”

      她在无间血海中等待了三百年,她终于要得偿所愿,他们要团聚了。

      该开心吗?可是…

      小女孩皱起白皙的小额头,看向惘的咬着指尖的薛染,心底涌起浓烈的痛苦。

      可这一次,难道真的不会又是作茧自缚吗?

      但就算是又如何!三百年了,投胎都放弃了,她再也等不了了!

      正这样矛盾的想着,她忽然看见,一个像叫花子般头发与衣衫皆灰沉,背驼到近乎九十度的老太婆,拉着另一个身形涣散透明,眼神枯寂无光的老人走来。

      妈妈…

      “妈妈?“

      小女孩这样惊叫着,当她看见老人冲老婆子点点头,将自己一缕头发削下,眼神怜爱的放进薛染额头,薛染眼神顿时呆滞如石像后…

      她出了血的眼泪:“妈妈,为什么?那是你积了一生的业,那能让你换来下一生的气运!你为什么给她?我等了他三百年…你为什么不成全我!”

      老人没有理会她,只是静静的,看向薛染额头,那里有汪幽紫的水,越来越大,越来越亮,翻涌起惊涛骇

      ----

      “小染!”

      “???”我倏地被这道嘹亮的喊叫吓醒,摇摇头,困解的看着正紧掐我肩膀的薛英岚:“怎么了,姐姐?”

      薛英岚脸色很苍白,咳嗽几声后,蹙眉担忧道:“是你在干什么?睁着眼睛,一眨不眨愣了十分钟了,你在做梦吗?兔眼睛?”

      薛染摇摇头,她也不知自己怎么了,但大抵只是发呆罢了。

      她看向四周,这里是港城姬江下游,那栋被裴东生前重金买下并掏空的红色塔楼。她咬咬,下意识抚摸着眼前冰凉的水晶宫墙壁,望着里面晶莹剔透的两幅棺,低声道:“还没运过来吗?”

      “空运尸体,就算是自家私人飞机也得办很多手续,是需要些时间?!毖τ⑨捌似侵懈?,蹙眉道:“裴东太霸道了,就跟以前一样一点也没变过!但他怎么能这样?我刚听码头吴老板说了,说他十天前就来过这里一趟,要求手下在棺里安装好冷藏设备。那他,应该是在那天就已经做过全面检查,知道自己马上要病发了!为什么不告诉你?就是不想让你在这十天过的难过?”

      “可他有没有考虑过那种突然而来,你能否承受的??!”

      我没回答她,我什么想法都没有了,脑袋里面,空的,我下高跟鞋,不想这让他长眠之所沾星点肮秽,我缓步走了进去,轻轻抚摸透明的棺,默了晌,抿一笑。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大抵是因为看见那棺盖上隐秘处被谁偷刻了只史努比,我觉得他看见的话绝对会气的跳起来。

      我希望他现在就气的跳起来!

      咬了咬,心底更难受了,我刚想转身离开,垂下的手掌,却在触碰到了一个浅薄的硬物。

      这是什么?

      我困解的拿起那张硬纸片看了看,眼神与表情,顿时石化了。

      【染染。

      当你打开这封信的时候,也许你仍旧不愿意相信,那作为你的丈夫,就由我亲口告诉你,我,已经死了,不要再做那些又傻又天真的事,那不能让我苏醒。

      尽管,你可能并没有,因为再不想承认。

      我知道你跟着我这么多年,已经长大了。

      我不想你长大。

      那对我,是此生唯一的失败,此生唯一能留在心里面的痕。

      我裴东很难去爱上一个女人,爱上了,我就要她比谁都过的幸福,就像被宠坏的小公主,永远任,永远天真,永远安枕无忧。

      可我没做到,我就是你的痛苦,正好像你是我的悲欢喜怒,你取代了我一切看重与不看重的全部,所以动这笔时,我此生第一次有了失去全部的觉悟。

      但我并不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因为我知道,现在正有个傻瓜在为我流泪?!?br>
      “薛染!”

      封奕沉的声音突然自身后传来,我没转身,他蹙蹙眉头:“东哥尸体已经运到外面了,你别愣着,想想怎么:另外,我听司机说你中午去药店了,你干嘛去了?”

      我没回答他,只是依旧怔怔望着那页有些晒黄的纸,被眼泪一滴滴打。

      【染染,我不能够知道你现在是怎样一种感觉,不如告诉你,我是什么感觉?

      但我好像没这东西。

      我杀了自己亲弟弟,死了最初扯动心扉的女人,那种错,那种疼,让我将自己埋在脑海深处的棺材里十几年。狭小空间,痛苦拥挤不堪往四壁蔓延,我出不去,我埋葬了他们,灵魂也早已埋进土下。

      可是,你却成了我的感觉。

      如果我们去海边,你就是地平线吹来的第一缕海风,很慢热,很耐听。

      如果我们爬到山巅,你就是我的喜马拉雅,生命的至高点。

      如果,我们遭遇危险,你就是我的仇恨,你就是我的心疼,是代表我心脏还在跳动的,还活着的温度。

      我舍不得这温度,我爱你,我从没有过的想跟一个人长相厮守,岁月漫漫。十年…

      十年太短了…

      也太快了…】

      “是遗书?”一张白皙的手搭在我肩头,戈薇刚从外边进来,渗着汗珠的脸凑近,她仅瞟了几眼,便眉梢紧簇,犹豫了会儿才说:“小染,我不该在这种情况说这种话加深你痛苦,而且也不够雅;但我还是要告诉你小染,我听汪琴那小姑娘说,说她回泰国前住你们别墅那几晚,每夜都被你俩那动静闹得睡不着觉…”

      “可裴东官能神经消失了???他没有感觉!如此…他竟然对你还能如常的硬起来…他到底,有多爱你?”

      心底咯噔一下,就像心被断了;那纸面的字体,也便更锋利如刀,一颗颗从眼睛飞进心腔,穿透,割裂。

      【但,命数是饶不了人的,我造过的孽太多,现在收我,已算太慢。

      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染染。东染公司,本就是为了你而建造,这页纸下着真正的遗书,一切一切,毫无疑问都属于你跟秉书,丧宴,妈妈,你姐姐,奕沉汪琴,你信赖我也信赖的人,都可以请,其他人谁也不要;因为除过裴少华,其实我还有三位姑姑与一个舅舅,甚至那个生下我的女人,也还存在,但我是天煞孤星的命,我很孤独,我不否定我孤独,媒体大抵会籍此给我留下坏名声,但罢,我在乎的只是他们来会让你不舒服。

      对秉书,我倒没什么话讲,他还小,这很好,就让他尽快的忘掉我,我不想你睹人思故。那么,会有一个人替我照顾你,他要比我温柔,给你温暖疗伤;他要比我霸道,跟我一样哪怕棋局尽毁不容你伤心难过;他要比我更仔细,更耐心,人生很多有趣快乐的角落,我没机会陪你,他要替我不耐其烦陪你一遍遍,又一遍。最后他会从你的微笑,懂得我的感觉。所以染染…

      所以…

      所以…

      不要,再他。妈的忤逆我!

      我最后的心愿,就是我的染染,是让你答应我,不要叶落无声,花自残。

      还记得我说我死后,你也一定要葬进我的墓里,你是我的?

      多可笑,你给我好生的活着。

      除非你想叫我死不瞑目。

      那样我的坟冢也不再收你?!?br>
      我软软的倒在地上,嚎啕大哭,戈薇蹙眉将遗书夺过去不准我再看,余下那些文字,却依旧如烙铁,一枚枚烫在心脏上面。

      【最后,还有要代的是,我听说人的细胞,是有记忆。

      每当遇到开心,或者难过的事情,它们会默默记下,成为细胞的记忆。但细胞在不断的死去,记忆,就会不断的忘记,如果同样的感觉不再出现,那段记忆,也就不复存在了。

      把我的尸体,冷冻起来。

      我不想忘记你。

      死神也没资格让我忘记你。

      而你,也不要奢想下辈子,我要这样耿直的告诉你,我不想再有下辈子了。

      这辈子没照顾好你,我没勇气重生;就像我并不想投胎,我不会喝下孟婆汤。

      我会化作你的影子,我不相信那个“他”会?;ず媚?。

      我会成为你的心跳,那是我最强大的力量。

      我就是你的呼吸,我如影随形,别怕,我永远在。从别后,忆相逢,便罢,总之,总之…

      我舍不得你,染染。

      我爱你…

      染染,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所以对不起…

      对不起…

      几回魂梦与君同,犹恐相逢,是梦中。

      ——裴东,绝笔】

      “小染!”戈薇剧烈的推搡,叫我模糊发昏的视野,有了焦点,她深蹙着眉喊:“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嘴越来越白了!”

      我没回答,我心疼至极的抚摸那水晶棺,好像能看见他躺在里面,平静的脸庞

      。我唤来封奕沉,颤声的问:“阿奕…你告诉我,阿东他在世上,是不是真的已经没有敌人了?”

      “为什么问这个?”封奕沉蹙蹙眉,沉闷道:“东哥一直特别狠,棋盘上的对手除过儿都会遭到赶尽杀绝;而且裴少华始终还是有些人的,他昨天亲自开车带着二十卡车花圈与灵位来公司,他告诉我,东哥临死前都没有出卖他,他死后,没有敌我,只有叔侄,他会摆正自己的位置,谁敢碰你们跟东染,就是在他头上动土,找死?!?br>
      好…很好…我泪笑着点头,我默默掏出手机,打通电话。

      “喂?”?;煽嘈Φ纳簦骸笆谴砉桨嗔?,但你别着急啊小染,我马上就过来了?!?br>
      “没关系?!蔽乙∫⊥?,边笑边哭看着钱包里圆圆的照片,边道:“我是想问你,你还恨阿东吗?你已经知道,你爸爸的失踪乃至死亡跟他没任何关系?!?br>
      ?;赡松?,道:“我肯来帮他抬棺,你说呢?自他两年前来北京肯拉下颜面拜托我帮忙后,我早就释怀了,往后再敌对,仅是商界的博弈?!?br>
      “那你…”我哽咽的肩膀搐:“那你,是圆圆的干。爹,你告诉我,你会不会对圆圆,如亲儿子一样抚养?给他足够关爱,给他好的生活,给他优秀的教育…你告诉我?”

      他好像很困解,思索半晌,很低沉道:“当然会?!?br>
      啪~

      刚听完这三个字,刚出安心的微笑,手机,便被戈薇猛地夺过去;她瞪圆眼睛,死死盯着我藏在背后的左手:“那是什么?阿奕!你快看看!”

      封奕沉闻言脸色哗变,立马一把推翻我,从我手中夺走那已经扎进血里的针管后,他煞白了脸,踉跄后退。

      “蓖麻素…是毒药!”

      “什么?”所有人的面色,都在那瞬间煞白,薛英岚一瞬便掉出眼泪,倏地扑在我旁边:“你这是干什么…小染,你为什么这么傻???你怎么能自杀,他想你活着,你不知道吗???“

      我没回答,封奕沉疯了一样冲门口手下嘶吼,眼竟红了;我推开了薛英岚,步履踉跄,走向门外,因为我感觉到了,他来了。

      于是,推开木门,他果然就静静的躺在摆在石头地面上,那张同样透明的棺材里面。

      他好像一点也没变,他苍白的脸依旧那么英俊,就像他还活着时一样,眉心透着股桀骜霸道;他双手静静护在口中央,无名指上,依从曾对手下的嘱咐,没掉婚戒。

      “阿东,你在那里,很寂寞吧?”

      我已经麻痹的手,缓慢抬起来,又抓住他的手,徐徐抚在我脸颊摩挲。我觉得,并没什么不同,他活着时候,手也很冰冷,他走了,只要还在我身边,却依旧给我举世太平的安全感。

      我着眼泪笑,我从皮包,颤抖的掏出那几颗一直保留的糖果。我想,它们应该已经变质了,但又觉得,它永远都会很甜,它是裴东对我的爱,怎能不甜?

      我推开泪面说不出话,只能对我不断摇头的薛英岚跟戈薇,我笑着剥开了糖皮。

      一颗放进他嘴里。

      一颗自己含着。

      然后静静俯在他的膛,忍着一波比一波强烈的绞痛,嘴角凄凉的扬起,聆听那不存在的心跳。

      我来了,阿东。

      你等我…

      等我…

      ----

      “哗~”

      一道强光闪现,就像一道雷霆,劈进了薛染的脑海,叫她猛然睁开眼睛。

      她看着眼前的小女孩跟老人,巨大的桃花树与一汪清池,深深皱起了眉梢。

      她已经有点分不清,到底哪个是梦,哪个是真,或者,全是梦?

      “记起来了吗,宝贝?”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让薛染润了眼:“妈…你是妈妈?”

      该死的,自己刚才,竟然没认出她是妈妈,到底怎么了?

      妈妈慈祥的笑着,她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指了指旁边;薛染便看过去,她看见熟悉的小女孩就在身边,面前站着的人,让她心口剧烈震颤。

      裴东…

      裴东!

      她扑了过去,却径直从他身上穿过。

      薛染顿时慌了,眼泪涌而出,她隔空抚着他面颊,撕心裂肺的哽咽:“妈…你告诉我,我没有在做梦???你告诉我??!”“求求你妈妈,你别让我醒!”

      邵琬贞,蹙了眉梢,她什么也没说,扬手往薛染脸上一挥,薛染眼神便呆滞了,什么也看不见,什么都听不到。

      而其实裴东,也并看不见她。

      在他视野中,这里只有那个小女孩而已,他平静的与她对视。

      “妈妈对我这样,你也如此?“小女孩冷冰冰的表情”她刚上来你就强迫她喝了孟婆汤,可你自己为什么不喝?你是我的怨劫,你喝了,怨消了,我们就能一起去投胎了!”

      邵琬贞旁边那个老婆子,闻言不知为何蹙眉摇了摇头;然后她拍了拍邵琬贞的肩膀,留下记号般黑色的手印,便像一股雾气一样,散掉了…

      “你说话!”裴东没反应,小女孩咬着下哭了出来:“为什么不说话?当初不是那么爱我?现在连听到你声音也不可以了???”

      裴东眸底闪过焦虑,他蹙着眉薄微张:“你是我的债,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br>
      “我要你的心!那代表情。的三魄!我要你亲口告诉我,我爱你死心塌地,你却原来一直在骗我!”

      裴东鼓了鼓腮帮,他犹豫了两秒,然后深沉的凝视着她,手放在膛,竟然掏了进去!忍着那被火灼烧一样的剧痛,他硬生生掏出了三颗不断跳动着的血粼粼的心脏。

      那是他的魄,是他现在的生命。他扫了眼自己透明许多的身体,面无表情的伸手给了小女孩:“拿走吧…我也想知道?!?br>
      小女孩愣了,旋而眼泪更如大雨瓢泼。她揣摩着那三颗心脏,眼前这个男人曾对她的爱有多真挚,是如火炉般烫着她的手,那却只能叫她,更幽怨委屈。

      “是真的,真的…“

      “可已无情之心,我要来何用?为什么?裴东你告诉我,你为什么放不下她跟我走,照顾我,?;の?,这难道不是你当年最想做的!”

      “是!”裴东突然冷喝,眼神焦灼:“但不是现在?!?br>
      “染儿…你是我第一个爱的女人,就算现在,我对你的感觉如初。但,你走了,你明白吗?就像你没走,我绝对不会爱上染染!对她动心那一秒开始,代表着被我压抑在心脏里那个裴东已经死去了!这是我最负责任的做法,你可以当这算我薄情…”

      “但她并不是你的替代品,染儿?!?br>
      哗啦~~

      一道闪电,从漆黑中闪过,厚厚的乌云短短几秒凝聚起来,却没有雨下。小女孩踉跄后退几步,怨念更深了。她咬着,皮肤开始溃烂,眼角溢出血的泪;她身后的桃树与草坪与阳光,眼可见的黯然,然后枯萎,继而开始腐烂,一双双血模糊的手,从地下钻出,紧抓着她的脚踝…

      “宝宝…”

      邵琬贞望着她,哭了出来,她想救救她,却无能为力;裴东同样凝视着她,眸底闪过彻骨的痛苦与焦灼。他冰冷着表情,忽然阖上眼皮,身躯也便随之冒出股黑雾,就像凌迟那般、魂魄离的极痛成百倍的翻涌。

      小女孩的血泪倏然停止,她怔然的望着裴东,木纳低喃:“你,在干嘛…”

      “裴东你疯了吗?你为什么要招“它们”过来?你会被噬的!你想叫我看你魂飞魄散吗?你混蛋!“

      “因为你说,我是你的怨结?”裴东静静看着她,忽的,抬手抚摸她头顶,眯眼人的微笑:“乖,别管我,快去投胎?!?br>
      投胎…

      小女孩怔怔望了裴东几秒,三百年都没有过的心疼涌入五脏六腑。她忽的咬牙,身体竟然一分为二,然后又各自生长成完整的模样。

      她死去很久,怨念很深,裴东并没能力看到她这一系列动作。分裂出的小女孩眼神难过的看看浑然不觉的他,然后瞥向邵琬贞道:“妈…”

      “你们值得吗,为了她?”

      一个为了她喝孟婆汤,尽快投胎,硬生生吃了她执念的那一魄,把自己沦成恶鬼,丧失了投胎的机会!

      一个耗尽了善良一生积下的业,也许下一辈子,又会嫁给个负心人!

      为什么,为什么都对她那么好?值得吗?

      邵琬贞,知道自己女儿在想什么,她很慈祥的笑笑。两只手,一高一低,抚摸着两个女儿的头顶,说:“你们都是我的宝贝,都是我的染染,没有什么,是不值得?!?br>
      “可她很自私!你看到了吗?裴东是死了,但她还有孩子在???谁给她自尽的权利???”

      邵琬贞闻言,看了眼面孔呆滞的薛染,她想起就在自己去世前三个小时,沈医生来找她,让她好好开导开导自己女儿。因为沈医生在为她全身检查时,发现裴东死后,她的生理分泌,已经严重失衡了,是已经超过双相障碍的界线。也就是说,白天时她平平淡淡的模样,是装的,晚上,她肯定会自己躲起来又哭又闹,眼睛里会看到幻想出来或温暖或可怕的人与物;早晨,极度压抑的心理,会让她根本控制不了的去哭,如果哭不出来,甚至会寻短见。这是特别严重的情况,很容易精神分裂。

      想到这,邵琬贞蹙了眉,看着自己亲女儿淡淡说:“宝贝,在你心里,什么是自私?”

      “染染为什么自尽,我比她明白,她是知道,这一次,她真的承受不住了,她永远都不会放下裴东那小伙子!这样,以后怎么办?她已经抑郁了,她会分裂的,你知道吗?到时候,圆圆,我的外孙,会过到怎样的日子?你知不知道做父母,最不负责任的事,就是在自己并不能够负责任的状态下,生下孩子,用错误的状态去抚养孩子?!?br>
      【“就像你还小时,隔壁小陈的妈妈,夫关系破裂,她去到外地独自生活,说是为了小陈打拼,自己却生活一点不节俭,每个月从牙挤出不到一百块寄回去让小陈给买几张牛票,给别人却说衣食住行全是她供养的;上大街购物时,稍微闹点不愉快,就当大街人面狠小陈耳光,然后丝毫不担心的看着他那么小一小孩半夜十点钟独自走夜路回家,很多次!回去了,还骂是辛辛苦苦当保姆才养活好她儿子的老陈太,在离间自己母子关系;“

      ”她 每年只回家一到两次,每次都毫无意外会闹得小陈家底朝天,得小陈才豆点大就自杀,让他们快点离婚彻底断了,自己却丝毫没意识到给孩子带来多大痛苦,总说不离婚,是为孩子好。甚至从小陈没上学开始,每年回家就都会讲述一遍,她爸爸是怎么打她,怎么她,让他记在骨头里,去恨自己爸爸?!?br>
      “小陈十四五的时候,终因为家里太穷辍学,去到那座城市投奔他妈妈。她却因为自己生活的不愉快与创伤,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好像习惯一样,扫地时、吃饭时,总能挑出莫须有的借口,每天都会骂的他狗血淋头,一骂又至少是三四个小时,尽情宣自己的情绪,连着三年,就跟地狱一样,时不时就让他滚回老家,他真要走时,却以自己会去大街上哭闹为由,他别离开,这样折磨着;“

      ”后来,小陈找到了自己喜好,他没得到支持,得到的只是窝囊废、没出息这样的羞辱;等他在这喜好稍微钻出些门道来时,她却又跟别人说,自己当初是在尽全力支持自己儿子;正好像她跟别人说自己从小在他身上花了好多钱,可当小陈与她当面一码码算清时,衣食住行加所有学费,却不过,不到三万块…因为他从十六岁就跟她没要过一分钱了,不敢要,比借高利贷还抵触?!啊?br>
      ”给孩子留下一层又一层阴影,末了,自己脑袋里永远都有那个安慰自己的说法——父母的爱,是最伟大,最无私的…“话落,邵琬贞深深蹙眉:“小染,你想让妈妈的外孙受到这种伤害吗?你相信妈妈,妈妈见过太多人和事了,像染染这种心结,只会变得比小陈他妈妈更严重!她是知道自己时间长了定会失控,所以,才放得下圆圆,是让他不受到自己的伤害啊…你明白吗?“

      小女孩没回答,她想起曾经对那户人家的回忆,不知该怎么反驳;邵琬贞则担忧的望向魂魄越来越淡的裴东:“如果你还觉得染染自私,那裴东呢,你觉得他也自私吗?他不能辜负染染,不能欺骗你,却也要成全你,他魂快散尽了,宝贝,你不能再执拗了!”

      闻言,小女孩猛地一惊,清醒过来。她看着裴东,看着这个让她魂牵梦绕的男人,看着他的付出,她突然明白了许多;咬了咬,她的分身忽的消散,正体,则睁开眼睛,猛地一把将裴东推开。

      裴东已经完全死气沉沉的眼神,便立时恢复了清明,飞散的魂魄,也逐渐归位。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蹙着眉静静的看着她;她则抿了抿,低喃道:“我,明白了…”

      “裴东,你没变,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个,能让我用命去爱的男人?!?br>
      “那你,一定要照顾好她,不要伤她心,不要再沉默寡言,不要让她跟我一样,就凭着那份爱的执念,任由自己作茧自缚?!?br>
      “裴东…我爱你?!?br>
      话落,血的泪顺着微笑的弧度滑,还不等裴东反应过来,一束强光,突然从她头顶溢出,瞬间灌入裴东的躯体。裴东瞪圆了眼睛,要说什么,魂却已经随着光芒消逝,而极快的消失在了这个黑暗的世界里。

      小女孩笑了,笑的很自嘲。她足足在血河等了三百年,才等到地藏王开恩,让她重返间,候得他终焉后与自己一起去投胎。但她等来了什么?

      等来了自己放弃,等来自己破灭了自己的灵魂,给他与她的爱,延续下去的一线生机。

      但为什么心里,反而有种释怀的感觉?

      她抿抿,背靠在桃树下,等待灵魂被地底的噬??墒枪税肷?,都没见到那些可怖的东西浮现。反而,枯黄的小草,又从一个角落开始焕发生机,绿意蔓延了整块草坪;身后的大桃树,眼可见的茁壮生长,又有了绿顶,粉花,与硕大的桃果。

      “妈妈…”

      她惘而震惊的朝邵琬贞望去,却更惊讶的,在她慈祥的笑容背后,看见了宝相威严的佛陀幻影。佛陀厚厚的嘴张开,发出神圣缥缈的声音。

      “薛染,你执着于怨念三百余载,终于找到了你的因,修成正果?!?br>
      “那么,这里已不是你的归属,轮转之门,正为你开启?!?br>
      话落,所有异像都消失了,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小女孩怔怔望着微笑的妈妈,半晌,笑着,出了两行眼泪。她什么也没说,站起来,牵住妈妈的手,很平静的朝漆黑无物的天空,慢慢走了去。

      -----

      “小染?小染!”

      一道急迫夹杂惊喜的声音,将我从沉眠中唤醒,我缓慢的睁开眼皮,用手挡了会儿光,才困惑的看向眼前的戈薇:“小薇姐…我这是在哪儿?我怎么了…”

      戈薇闻言笑容收敛,咬着不说话;旁边薛英岚则直接哭了出来,哽咽的喊:“还问你怎么了?你个傻瓜!为什么要服毒自杀?你吓死我了,你知道吗?”

      自杀…

      对啊,我好像,是这样做了。

      我虚弱的坐起来,戈薇不动声抹掉眼角的泪,笑着给我递来杯热水,道:“还好,还好,沈医生说,不知道为什么,毒素侵入心脏后,你本该已无救了;可是,我跟你姐正要跟着护士,把你抬进太平间时,你的心跳仪却又跳了起来,这才有时间换血施救…你这傻姑娘,这次算傻人有傻福,但以后再这么冲动,别说是我戈薇的朋友,我就没这么傻过!”

      “是吗老妈?啧啧,您现在说谎话都不脸红了,真不愧是我的女强人终极奋斗目标!”

      站在门口的顾薇安这样戏谑道,戈薇脸一红,顿时追了出去。

      我懵懂了半晌,呼吸却猛地一滞:“妈妈…”

      “那妈妈呢?姐姐,妈妈她还在病房吧?她没出什么事吧?”

      薛英岚抿不语,默默擦眼泪;我由头到脚的麻痹,眼泪不由自主的出来。

      妈…

      妈!

      薛英岚将挣扎着要站起来的我摁住,泪中带笑说:“你别急,小染,我是看着妈妈走的,就在你刚被送进医院后。她走的特别安然,她说,她命数到了,该享受的福,也都享了,她要去另一个地方照顾你…所以,就连这最后一个心愿,她也完成了,小染…生亡终有时,妈妈这一生却很圆,对吗?”

      我什么话也听不进去,只是将头埋进她窝里,嚎啕大哭着,大抵是身体还很虚弱,没哭一会儿,就昏了过去。

      夜半,楼顶…

      我穿着病服,走到栅栏前,忧愁的望着那轮苍月。

      我不明白,苍天为何对我如此绝情透顶?它带走了我爱人,我要随他去,它却不收我,反而,又带走了我妈妈…

      思绪至此,我紧紧咬着牙齿,眼泪又默默溢出。我看着黑漆漆的楼下,某种强烈的情绪,催撵着我往下跳。

      “这里的夜空,好像也没那么美?!币坏朗煜さ?,深沉的声线,却叫我僵硬的,侧过脸去。

      我看见,他一身深紫西装,笔而修整,就站在我旁边;他仰眸望着皎月,眼睛炯炯有神,嘴角淡淡的笑意,被风扬起的碎发,对我而言都是致命的吸引。

      “但为什么,又这么特别,染染?”

      “是不是因为,它寄托了你对我的思念?!?br>
      我没说话,我紧紧咬住下,然后不到半秒,泪水涌淌而出。我猛地扎进他怀里,抱住他肢,脸紧紧埋进他怀里簌簌哭泣。

      “放开…这里风太大,下去了再抱个够?!?br>
      “我不要,我不放!是梦,又是梦!但这次我不会醒了,我死也不要再放开你,我这辈子也不会再放开你!”

      裴东静静看着我,眸底出心疼。他没说话,默默将风衣扒下来,披在我背上,然后搂着我,下巴紧贴我的额头。

      “染染…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有你?!?br>
      我心里一惊,旋即哭的更难过:“我也梦到你了…梦到你被链子着,让他们拖走?!?br>
      裴东微微一笑,他转手从口袋,掏出那串纸星星??戳思该?,扬手撒天空:“我一直觉得我放不下,但好像其实,对你动心开始,就已经完全放下了。这样,对她也好,她应该去寻找,更幸福的人生。而我,要捐献一半的资产,用她跟你妈妈的名义去做慈善,以后赚的所有,都一样?!?br>
      话落,他俯身吻了吻我的嘴,再抬起来,温柔笑着凝视我:“你呢,我的染染?”

      “是要继续抱着我,活在梦里;还是跟我一起走出这梦境,去拥抱我们幸福的未来?!?br>
      “当然,你并没有选择?!?br>
      他搂住我的,就那样夹着我朝电梯走去;我哭了半晌,才哽咽着,害怕的抬起头:“裴东,难道这真的不是梦吗?你还活着,你回来了?”

      裴东步子一顿,忽然俯身将我公主抱了起来,脑袋埋进我怀里,深深的呼吸:“是真的,我回来了,染染,我放不下你?!?br>
      “我爱你,我怎么忍心看你孤孤单单?我要照顾你一生一世,我要爱你,永远像朝阳那般炽烈,永远生机发?!?br>
      我感受到口温热,惊了惊,旋即心里酸酸的颤抖道:“裴东…你哭了吗?”

      他沉默冷毅,他抱着我,漫步在月光下,好像有永远走不完的路;我紧贴他膛,温热感动的眼泪一行行淌,明天是怎样,我好像已经看见了。

      就在我们脚下。

      就在我们心里。

      沐浴着阳光。

      浸润着细雨。

      有偶会缅怀昔日峥嵘。

      今时永远道不完幸福。

      原来上天早赐予了我最大的恩惠。

      便是两个人在一起,岁月静好,花开花谢,却永远说不够的一声爱,永远,走不完的一段路。

      -------------

      相信爱情,永远坚定着美好,善良着内心,浮沉里的兵荒马,就并不扰岁月静好,也带不走命运给你给我,一份不离不散的夙愿——致我最亲爱的读者。

      小薇。(END)

      ----

      兔子眼:睁着眼睛睡觉的人

      完结了,完结了,跟青光一样,写的小薇泪。小薇希望亲爱哒们都会有那样一条走不完的路,小薇希望你们永远健康平安!永远天真无!永远幸福透顶!

     ?。≒S:这个重生的转折,小薇是看过那天在书评帮小薇留言的朋友的书后构思的。它有它的逻辑设定,好像血河,就是地府里一条血的河水,代表着怨气,谁死后灵魂有怨,就会陷进这里,好像两块磁石互;而血河是永远不会停止湍不息的,灵魂也就爬不上岸,会一直被困在里面,除非化解掉自己的怨气。

      而染小姐,在文中裴东自散魂魄时说的“它们“,是指看不见的怨鬼,裴东将自己灵魂分给它们,净化它们魂魄里的怨念,是在给染小姐积德,想要她超生投胎。

      另外,文中其实也喻了,但小薇跟亲爱哒们解释下——染小姐,一直以为自己不能超生的怨念,是因为她放不下裴东,所以她一直在等裴东,觉得他死后,两人又在一起了,自己怨也会散可以一起去投胎;但其实她的怨念所在,是她恨她自己,当时太冲动,以为自己自杀后会救赎裴东,却反而是把裴东困进了阴暗与痛苦的牢笼中,她不想他这样痛苦,她想解放他,这才是她的怨念。

      所以当她用自己的灵魂,填补了裴东的寿的时候,其实就正代表着,她真正的看到了自己的因,并且,也释怀了,所以她已经修成正果,可以去投胎?!舅郧耙簿裙∪竞驮苍?,是用鬼力用了裴东的寿,她想裴东快些下去陪她,以为她觉得裴东其实并不是真的爱小染,她觉得他爱的只有自己。所以裴东得了多器官衰竭,所以裴东一个不信命的男人,才在终焉前,跟沈教授说了那些关于因果轮回的话】

      而小染的命,其实大家应该能看出来,是邵妈妈救得。人到终焉时,已知天命,她几乎跟小染同时死亡。因为她是个大善人,从没做过坏事,只做过善事,她德了很大德,这便能让她下辈子投胎到很好的人身上去,便是果报;但是,她放弃了这个机会,用它吊住了小染奄奄一息的一口气;

      而小染,刚刚死亡后,其实见过裴东,只是忘了,因为她见到裴东后自然要跟着他不撒手,所以裴东狠心吃了她主宰感情的那一魄,她喝了孟婆汤,自己因此染上罪业,沦为恶鬼不能投胎,然后被染小姐救赎了。

      整个轮下来,其实是四个人的轮回果报。

      另外,小薇用黑框圈起来,邵妈妈说的那些话,之所以在开头提醒大家不用看,因为那正文无关,那是小薇一个同事的亲生经历,他也在看小薇的书,小薇也便是代他,传达下他对为人父母的看法吧,希望亲爱哒宝妈们对宝宝成长过程也要多关心些,毕竟小孩心理很脆弱,很容易留下阴影

      哈哈,对不起啊大家,小薇说了这么多题外话,因为旁述写不完,但大概就三四分钱左右,宽恕小薇这次吧。

      最后,爱你们,真真的爱你们!舍不得你们,小薇说不定下本书什么时候写,但写出来,会通知大家的,而且是在确定心态没受到影响,书质量很好的情况下。

      祝福你们,永远幸??炖?!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疯狂欲望   下一章 ( 没有了 )
    神级大老板奇门圣医雇佣兵王横行怒宠小娇妻余罪都市之纨绔天超级学霸天才名医最强穿越者dnf名字我做荷官那些
    八仙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戈薇最新创作的免费都市小说《疯狂欲望》记144 绝笔&及疯狂欲望最新章节记144 绝笔&重生-在线阅读,《疯狂欲望(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疯狂欲望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八仙小说网(dnf名字 www.asxo.net)
  • 中宣部授予张黎明“时代楷模”称号 2019-08-14
  • 眼睛-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8-14
  • An advance booking of two hours can be made for Yangtze River Cableway tickets - Chongqing News - CQNEWS 2019-08-09
  • 广安市委书记侯晓春主持召开加快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专题会 2019-08-01
  • 市委宣传部纪检组为扶贫提供坚强纪律保障 2019-08-01
  • 新时代 新篇章 聚焦2018湖北两会 2019-07-27
  • 《侏罗纪世界2》今日上映 获斯皮尔伯格亲赞 2019-07-20
  • “煤老大”渐行渐远 新动能清风徐来 山西抓紧资源型经济转型 2019-07-20
  • 现代交通越来越发达,但现代闲人也越来越是龟缩在了大城市,而且一出洞往往散发大量颓废[YY] 2019-07-19
  • (Dos sesiones) Enfoque de China Dos sesiones históricas fijan el rumbo para nueva época Spanish.xinhuanet.com 2019-07-19
  • 审计署审计长:以审计全覆盖助力打好三大攻坚战 2019-07-16
  • A股沪指连续四周下跌 再创年内新低 2019-07-16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7-11
  • 【周展安】重新认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现实意义 2019-07-01
  • 南沙加快构筑与湾区主要城市“半小时交通圈” 2019-07-01
  • 浙江快乐推荐号码推荐 36选七今晚几点开奖 上海时时开奖网站 上海时时时间表 时时彩走势图五星分布图 网上真钱娱乐捕鱼平台 广东i省福利彩票中心 重庆时时五星基本图 北京时时仪骗局 现在哪有彩票好平台 秒速时时开奖历史记录 北京pk视频 广东南粤风采26选5开奖 云南时时在 一福建22选5开奖结果 168开奖现场123jk